正文

腾讯博鳌酒会聚焦混合所有制:让国企回归市场

来源: 发布日期 2014-04-10

4月9日,腾讯网主办的“市场的作用——中国式增长路径选择”主题酒会在博鳌亚洲论坛期间召开。腾讯网邀请政商学界众多政府官员、企业家、学者畅谈中国如何走向公平可持续的市场经济,如何治理束缚生产力的体制、机制痼疾,探讨中国市场化变革与企业发展路径。

在酒会中进行主题演讲及沙龙讨论的嘉宾包括,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招商银行前行长马蔚华、申银万国董事长李剑阁、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维迎、弘毅投资总裁赵令欢、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微博)、玖龙纸业董事长张茵、远大集团董事长张跃、春华资本集团董事长胡祖六、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院长海闻等。

与会嘉宾认为,国企痼疾在于企业领导层任免仍存在浓厚行政色彩,企业的目的与管理者的诉求存在错配,目前去行政化和还原企业市场属性已成为当务之急,在此过程中,混合所有制的探索或会成为关键一环。

国企去行政化是关键

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柳传志在酒会上指出,国企的发展存在着弊病。国企的属性叫企业,实际上属性不太像企业。因为一个企业的重要目的就是要保持持续盈利,企业一把手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第一把手的关键之处在于,要选择好的班子跟他配对来制定战略,但是国企之中,班子的构成并非由第一把手来决定,这是非常重要的弊病。

其次,企业的责、利应一致,但是国企的业绩考核,存在官员人气考核的因素,这在无形之中削减了企业的属性。此外,国企没有真正的物理上的主人,短期行为和利己行为会比较强。“像韩国的三星做显示屏,需要连续投资若干年才能做出来,但是大国企有钱的时候不愿意投,国企管理者有很明显的任期概念,到期以后的事不归他管。”柳传志指出,未来应该利用混合所有制,激活国企创造利润,并将利润用于百姓增收,拉动内需消费,进而形成良性循环,这是混合所有制最终应该发挥的作用。

不过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维迎认为,混合所有制仅是一种过度方式,可以改变企业,但不能作为一种稳定的制度持续存在,腐败可能是干扰这一模式成果的重要因素。

永隆银行董事长马蔚华指出,即便市场化程度较高的金融领域,国有企业的效率仍值得商榷。他指出,国家对四大国有银行控制得比较严格,管理者具备行政级别,相对而言激励和约束机制有所缺失。他认为解决方式是,进一步促进国有银行的商业化经营,并由财政统一管理。

对于国有银行的竞争力问题,显然身兼汇金公司副董事长的李剑阁更有发言权。他指出,四大行完成IPO以后,银行股长期行情不振,所以汇金奉命不断增持四大银行,从这个意义上讲,国有持有是在上升,没有像招商银行一样,及时“断奶”。四大银行管理者经营目标很明显,为走上正部级创造业绩,对激励机制并不在乎,作为上市公司,这样的观念需要扭转。

作为民营金融机构的代表,弘毅投资总裁赵令欢为解决国有金融机构的改革提出了建议,一是在竞争行业的国有企业尽量退出控股地位,减少企业行政色彩。另一种做法是把管理层与企业的利益绑定,让各种各样的市场力量参与管理。

利率市场化是当务之急

在金融领域,利率市场化无疑是最重要的改革之一。马蔚华坦言,希望2014年内实现利率市场化。“但是央行行长周小川说实现不了,银行存款利率是最后的关口。”马蔚华认为,利率管制,导致房地产出现泡沫,产品过剩,所以利率市场化可能是政府改革最需急迫解决的事情。

李剑阁认为,利率市场化势在必行,他高度评价周小川给出的“两年内完成利率市场化”时间表。“周行长在没有外力推动下很难说这个话。”李剑阁指出,周小川的表态或会激怒商业银,互联网金融对利率市场化形成倒逼,改革虽然艰难,但周小川行长早已下定决心。

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艰难,可能还涉及到多个监管部门的协调。这不仅涉及银监会,还涉及证监会、保监会、央行。

“我和人大财经委的负责人有过接触,三会合一的可能性不大。”李剑阁指出,面对混业经营,可采取功能监管的模式。赵令欢赞同继续坚持分业监管,但监管层需要提高专业化水平和减少审批。

对于利率市场化背景下,金融行业如何寻求突破口的问题,部分参会嘉宾认为,互联网金融可能是一个备选项。

赵令欢认为,互联网金融是很成功、很创新、很典型的例子,但希望监管能跟上去,因为小微的机构和大机构实际上是由于市场化的要求和市场化的规律分开的。当做小微的机构要开始做大的时候就会出现乱象。

路径分歧仍存在

改革虽已有共识,但改革的路径选择仍存在争论。

中国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认为,在混合所有制推进的过程中,国企的感受并非“痛苦”,而是“舒服”。

“国企垄断常受到社会的批判,国企有很大压力。他指出,引入民资,对国企管理者来说,没有损失,而且投资领域有良好的资金容纳能力,仅靠少数国企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著名经济学家胡祖六赞同张国宝的看法,他指出,国企领导人一方面存在角色冲突,另一方面管理几千亿、几万亿的资产,存在保值增值的压力,还要兼顾政府官员考核、晋升,国企管理者没有经营的自主权和空间。这些角色的冲突对国企的领导人是非常痛苦的定位,国企管理者存在改革的动力。

但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院长海闻并不赞同这种观点,他指出,在混合所有制推进的过程中,国有企业并非一味欢迎民资投资。初期因民营企业不对国企形成威胁,国企不会抵制民资进入,当民营企业壮大,甚至对原来的企业有一些竞争压力威胁的时候,国企可能会抵制民资。

远大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跃认为,企业就是企业,中国的变革是渐进式的,最终一切都是市场经济。“很多地方中国市场开放程度现在已经甚至超过西方,规管比较少,办企业的难度比较低。”张跃觉得,国有企业存在什么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管理者不确定,一个调令、一个通知就可以换掉,这样的机制决定国企领导人的地位尴尬。

玖龙纸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茵认为,混合所有制对市场竞争提升会起到非常好的作用,民营企业能够进入国有企业也是对国有企业的竞争,这将是一种双赢。

会员企业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3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