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以上帝的身份看人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来源: 发布日期 2016-07-06

/韩九章


如果你是上帝,你是如何来看待人类的?


当这个问题被扔给我的时候,首先映入我脑海的,竟是《楚门的世界》。

楚门的故事无需再提,只是这种喜剧外衣下的极致的艺术虚构,时至今日再看,依旧令人毛骨悚然。每每想起,总会让人联想到其他的许多问题,比如,动物园里那只猩猩是不是楚门?或者,我们每个人是不是楚门?上帝是我们自己,还是另有其


人类(确切地说,是智人)是这个星球上最聪明,最自私和狭隘,最残忍又反复无常的物种。十万年前,地球上至少有六个人种,为何今天却只剩下了我们,是偶然还是必然?我们究竟是如何崛起并主宰这个星球的?我们的进化史于星球到底是奇迹还是灾难?我们真的了解自己吗?我们更加快乐吗?未来的我们该朝何处发展?


以上这些问题有没有觉得似曾相识,从古至今,有无数的哲学家和史学家,对这样的问题做过无数的深刻的思考和分析,但所有的人,都站在一个角度,那就是作为万物灵长,在食物链顶端的角度,做着自说自话,为我们自己开脱或美化或歌颂的努力,或是不痛不痒的自我反省。


有没有试想过,站在被我们消灭的物种的角度,被我们驯化的小麦和山羊的角度,又或者,从上帝的角度,客观而现实地来看待这一段人类历史?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一本以上帝视角讲述人类崛起的书,作者是希伯来大学教授赫拉利。该书曾被四家出版商拒绝,如今却被43个国家争相购入版权,翻译成30多种文字,成为全球热销书籍,连扎克伯格,盖茨都争相推荐。这对于一本历史学的书籍来说,无疑是一件奇迹。我们先简单地看一看,这本书到底说了什么。



赫拉利按照认知革命、农业革命和科学革命的叙事脉络,勾画了十万年前至今的人类崛起的历史,在历史节点划分的问题上,赫拉利是认同了其他史学家的标准,即农业革命和科学革命作为人类进化中的关键点,将人类史分为三段,同时挖掘人类文化、宗教、法律、国家、信贷等产生的根源。这是一部人类简史,更是以另一种视角见微知著、以小写大,让人类重新审视自己的心灵史。


17万年前的大脑认知革命:语言使智人替代了其他人种,建立规模合作和组织,消灭其他物种,讨论已知与未知,谈八卦,虚构和想象,战争一直存在,不仅仅是为食物和地盘;


21.2万年前的农业革命:固定居住,智人更贪婪,生产力更高,带来更多智人的出现,分工开始明晰,疾病,贫穷,等级制度,战争愈演愈烈,虚构和想象的力量愈来愈强;


3500年前的科学革命:科学让智人社会有了飞跃进步,科学让智人拥有上帝的力量,但同时也带来毁灭,和平更能促进社会的发展,智人逐渐审视自己,智人并没有更快乐;


4全球大一统、智人大融合的关键因素:金钱、帝国、宗教,智人社会的趋势是分久必合;


5未来的对立:新的不平等将社会分裂为两个截然对立的部分,智人中很少的一部分会变成智人的精英上帝,其余大众则将成为无用的智人,生物阶级斗争将随之出现。

 

以上是本书的关键点,但书中所涵盖的信息绝不仅限于此,作者娴熟运用哲学、史学、生物学、人类学、生态学、政治学、心理学、经济学、物理、化学等诸多学科,涉猎极广,而且文字诙谐幽默又通俗易懂,这也是为何许多人能够一口气读完而不觉得乏味枯燥。但需要预警的是,整本书看下来,你会深深地厌恶我们自己,这是一种以前很少如此深刻内省的体验,或许我们平日里的视角过于狭隘和短浅,过于集中在眼前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过于自大自私,野心勃勃,忽略了我们对于整个生态和星球的巨大影响,把自带的恶,看成了万物灵长的理所应当的特权。


赫拉利在很多场合下也提过,他说自己并非是悲观主义,而是,将此前许多显而易见的问题,用一种更客观和现实的方式来重新描述罢了,这种现实,并非一味的判断事物的好或坏,故而没有一味的自我批判,对于人类的许多成就,作者也是认可的,只是因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是如此复杂,若真要去深究,便只能把它放进时代背景下再去体会了。


写到这里,突然一个激灵,想起另一种可能:如果人类消失了,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象?美国历史频道和国家地理频道曾在几年前推出过系列片,详细描绘过人类消失后的世界。现在回头再看,又多了一层感悟,人类的世界,远没有我们想象的坚固和持久。少则百年,多则上千年,大自然就回到了当初没有人类的生机盎然的原始世界。简言之,人类真的只是上帝不小心打个喷嚏出来的病菌,漫长的人类历史,不过是上帝恍惚了一下而已。所以,对这个世界,还是要多一些尊重和敬畏,我们,远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强大。

 

会员企业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393号